序曲-1

“我好像知道下半輩子該做甚麼了"  經過數月之後總算有比較踏實的想法了

雖然仍在夜半思索時失去了睡眠

在中斷工作半年,結束化療的二月初我同朋友講:"我好像在等一個sign,那個sign出現了,我就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了."

現在出現了,

 

廣告